你现在的位置:石首新闻网 > 社会 >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:活一天就要讲一天

时间:2019-12-14 来源:中新网作者:张旭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:活一天就要讲一天

  12月13日,江苏南京,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南京全城鸣笛致哀。

  2019年12月13日是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。根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统计,截至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余78人。

  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,2019年已有12位幸存者相继离世,如今幸存者记忆传承工作迫切,纪念馆今年开始收集幸存者后代数据,有老人亦自发向后代传承回忆内容。

  12月13日晚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办“烛光祭·国际和平集会”。

  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,有的曾亲眼见到亲人被杀,有的自己受到伤害,他们的痛楚挥之不去,但依旧站出来讲述历史。“不知道还能讲几天,但活一天就要讲一天”,“体会过生命宝贵,要珍惜生命”。

  一大家人死得只剩一两人

  记者统计了78位幸存者中的58人,有33位超过90岁。管光镜曾是最年长幸存者,2017年年底与世长辞,享年100岁。如今最年长的已97岁。

  南京大屠杀之下,他们遭遇了不同的苦难,有的人历经一家数口人被屠杀只剩一二人,有的人自己也受伤,甚至终身致残。

12月13日晚,学生参加“烛光祭·国际和平集会”。

  现年90岁的夏淑琴当年一家9口人,有7人被杀害。当年夏淑琴一家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。1937年12月13日上午,一队30多个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门前敲门。哈姓房主刚刚打开门,就遭枪杀。夏的父亲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。

  母亲和两个姐姐被奸杀,外祖父、外祖母在护着姐姐时被杀,1岁的小妹妹被摔死。夏淑琴躲在床上的被子里,因为恐惧吓得大哭,日本兵用刺刀在她背后刺了三刀,昏死过去,直到被4岁的妹妹夏淑芸哭声惊醒。夏淑琴和妹妹与亲人的尸体一同生活了14天后被收养。

  90岁的贺孝和与87岁的郭秀兰都曾躲在防空洞躲避了一次枪杀。郭秀兰回忆,父母和小妹都被日本兵打死了。防空洞里有百十来人,救出来的只十几人。日本兵用枪扫射完又放火焚尸,大火烧了一天一夜,把防空洞都烧塌了。

  而为了避难,85岁的刘民生当时一家一开始去了乡下,但后来又回了南京。当时无处可去,他们只好住进金陵女子中学的难民区,但日本兵仍闯了进来,把人都赶到北院集合,很多人被拉上卡车,送到城外屠杀。

  坚持讲只因有责任呼吁和平

  这段经历在亲历者心中留存多年痛楚,尽管生活安稳和睦,老人执意讲述回忆、留下证言,以及向日本提出诉求。

  1994年起,夏淑琴开始公开讲南京大屠杀的经历,遭遇日本作者和出版商的名誉抹黑。2000年,她以侵害名誉权为由,在南京起诉日本作者和出版商,最终胜诉。这是南京大屠杀受害者首次在中国法院对日本右翼提起的此类诉讼。

  美国牧师约翰·马吉曾冒险拍摄的纪录影片《南京暴行纪实》,其中记录的幸存小女孩就是夏淑琴,而这个纪录影片曾被作为证据使用。

  这不是个例,幸存者李秀英在日本主张名誉权案也终审胜诉。这是公开报道可见的仅有的两宗胜诉案子。

  但夏淑琴至今痛苦,她不能理解的是,日本民间对幸存者很好,但日本政府却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,一想到此,一想到家人,她就痛苦,就忍不住流泪,眼睛都哭坏了。她哭诉:“我没想到我能活到90岁,还能讲几天,活一天就讲一天。”

  讲述本身也令人痛苦。实际上,夏淑琴的外孙女夏媛直到十几岁才知道外婆经历过南京大屠杀,“她在家里也不讲。”

  91岁的常志强此前在儿女眼中是一座孤岛。开始讲述之后,每回忆一次,都感觉“像死过一回地难受”。每次接受完采访,或者录完证言,常志强就要在床上躺上几天。

  南京大屠杀主题纪录片《女孩和影片》导演罗思曾说,这是大屠杀幸存者常见的一种心理现象。至亲的家人惨遭杀害,自己却活了下来,很多幸存者会在内心产生负罪感,因而不愿触碰这些事。

  但他们还是站出来坚持说。自1997年南京大屠杀60周年起,日本友好团体每年都会在东京、大阪、熊本等地举行幸存者的证言集会,多位老人赴日参与,有的还不止一次。近几年,由于幸存者们年迈,证言集会不再邀请幸存者到场,改邀请后代。

  多位老人也多年来坚持参加各种和平集会、和平证言活动。

更多新闻

上一篇:西安一房产商买2支枪被判缓刑遭疑 律师:判决符合法律

下一篇:痛心!甘孜德格县脱贫攻坚第一线 8天倒下两干部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