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石首新闻网 > 文化 >

广汉“陶艺王” 守一种精神做三十年匠人

时间:2019-03-18 来源:中新网作者:张旭

  广汉“陶艺王” 守一种精神做三十年匠人

广汉“陶艺王” 守一种精神做三十年匠人

王万富修复的汉代夫妻俑。

  2月22日,一个春寒料峭的上午,王万富正在工作室里忙活着。随着操作台不断旋转,一块泥胎在王万富的手中,变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狮子。过去30多年里,王万富一直没有离开过泥土和陶艺。如今,他顶着“汉州陶艺王”的名号,闻名乡里。

1
为泥巴着迷
父亲指点迷津

  王万富的陶艺工作室在广汉市南丰镇双福村,说是工作室,其实也是一家三口住了16年的家。工作室里,所见之处,全是他自己制作的各色陶俑。制陶,王万富这辈子只做了这一件事。“如果喊我耍一天,心里就发慌,把陶器摸在手里,心里才舒服。”他说。
  时间往回倒近40年,那时的王万富还是个喜欢玩泥巴的小男孩。只要手里有一坨泥巴,王万富就能把它变成小汽车、飞机和坦克,有时也捏一些过家家用的杯子和碗。
  不过,对泥巴的这份痴迷劲儿,王万富没有用到学习上。“那时候读书不认真,只喜欢玩泥巴。”他说,尽管对泥塑投入了极大的热情,但单靠自己摸索,“捏出来的泥人还是不成型”。
  好在这时候,父亲给了王万富指点。“我父亲以前给人帮工,在很多寺庙见过手艺匠人塑菩萨,也有一点基础。”父亲告诉王万富,泥人不成型,是因为没有做支架。
  王万富这才知道,泥塑没有支架,就像人没有骨头,当然就软塌塌不成型。从那以后,他开始用木棍和草绳做支架,做出来的泥人也更加像模像样。

2
为陶艺着魔
寺庙里临摹再塑造

  初中还没读完,对学习感觉“没劲”的王万富就辍学了。辍学后,他自己报了广汉几个画家办的美术班,除了泥塑,美术也是王万富的爱好。在美术班学习的3个月里,王万富接受了素描和国画训练,这都为他日后的制陶手艺打下了基础。
  “从美术班结业后,我就对传统的雕塑产生了兴趣。”王万富说。但在那个年月,传统雕塑的标本很有限,他能找到的,就只有各大寺庙和道观里的佛像和神像。
  前后几年的时间里,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经常赶班车往新都宝光寺,成都昭觉寺和文殊院跑,对着佛像一坐就是半天。他不光看佛像,还要用手中的纸笔临摹下来。这个少年就是王万富。
  王万富原本的想法是,在寺庙道观里偶遇一位师傅,拜他为师,学习雕塑。但在当时,“文革”刚结束,他的想法落空。“只好全靠自己摸索。”带着临摹好的佛像回到家中,王万富参照临摹图,动手塑缩小版的佛像。
  那两年,王万富就像着了魔,“不画画就做雕塑,不做雕塑就画画”。而与他同龄的孩子,要么出去打工,要么去学别的技术,只有他沉迷在自己的雕塑世界中。“父母也看不下去了,觉得我不务正业。”他说。

3
专心玩泥塑
震惊了街坊四邻

  “好在我在家里是老幺,父母最后也只能由着我的性子,让我专心玩泥塑。”王万富记得,几年后,当他把做出来的佛像摆出来,震惊了街坊四邻。乡亲们这才知道,这个年轻人居然会塑菩萨了。
  王万富说,在他20岁出头的时候,又完成了一次转变,成为一名民间的泥塑匠人。从那时起,陆续有人请王万富去寺庙里塑佛像。“当年,泥塑匠人大都是老师傅,年轻人很少。”年轻的王万富,凭借高超的泥塑技艺,很快就打出了名气。直到现在,他还记得,上世纪90年代初,他给寺庙塑一尊佛像挣了1000多元。在当时,这算得上一笔巨款。
  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,王万富都痴迷于佛教文化和道教文化题材的泥塑作品。广汉,乃至成都周边不少寺庙和道观里,至今都供奉着他的泥塑作品。
  这一时期的王万富,还只是一名普通的泥塑匠人。如果他满足于此,沿着老路走下去,可能会有更多作品出现在寺庙中。而他也会从一个年轻匠人,变成一个技艺更娴熟的老匠人。

复制说唱俑
让陶艺走出国门

  成为“老匠人”的王万富不满足于此,各地的美术馆和博物馆,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。与别人的走马观花不同,他是要提升自己的艺术造诣。也是在这个过程中,他迎来了自己泥塑生涯中的第二次转变。
  “30岁时,我偶然接触到了文物修复,从那以后,对汉代陶俑深深着迷。”王万富记得,当时有个收藏家拿了一个汉代陶俑残件找到他,希望帮忙修复。这件2000多年前的精美泥塑,让他折服。
  在王万富的工作室里,有两个物件最让他引以为豪。一件是击鼓说唱俑复制件,一件是汉代夫妻俑。“说唱俑出土于成都天回山东汉崖墓,具有四川特色,被称作天下第一俑。”王万富说,这件说唱俑原件现存于国家博物馆。
  10年前,王万富跑到北京看了说唱俑,回来后,就将它复制了出来。而这件夫妻俑,则是王万富偶然淘来的。“当时,这个夫妻俑没有头部,我参考了很多资料,还原了出来。”
  在王万富的工作室内,有大大小小上百件说唱俑复制件,几天前,他刚把60件说唱俑发往新西兰,这说明说唱俑更受市场欢迎。而他更喜欢把玩的,还是夫妻俑。“因为这是更生活化和市井化的作品。”王万富觉得,艺术品藏之于博物馆,则显得冷冰冰,“艺术品应该走进百姓家中。”
  “以前做了那么多宗教题材的作品,也看了很多博物馆,我觉得应该给文物注入新的活力,让文物活起来。”这是王万富对艺术的理解,这种理念也促使他从泥塑匠人,转变成泥塑艺术家。2013年,他自成一派的制陶技艺,被广汉市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一块黄泥的蜕变

更多新闻

上一篇:把握传播新规律 推动媒体融合大发展

下一篇:大文豪与“恶妻”的悲欢生活

相关新闻